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十八大学习专栏

做建设美丽中国的引领者和实践者 努力建设美丽中国——环境保护部部长周生贤参加党的十八大第四场记者招待会实录

主持人:女士们、先生们,各位记者朋友,下午好!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党的十八大第四场也是最后一场中外记者招待会。今天我们请来了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姜伟新同志、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朱之鑫同志、环境保护部部长周生贤同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杨志明同志。他们将向大家介绍中国民生领域的有关工作情况,并回答大家所关心的问题。下面请周生贤部长作介绍。

  周生贤:同志们,我想利用这个机会先说两个问题。一个问题,说一说中国环境的目前情况。第二个问题,我想谈一谈关于美丽中国的认识。

  大家都知道,党的十六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在原来工作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了环境保护工作,把环境保护放在更加重要的战略位置,中国环境保护从认识到实践都发生了重要变化。一是超额完成“十一五”主要污染物减排任务。在能源消费和国民经济年均增长超过规划预期的情况下,二氧化硫和化学需氧量排放量分别下降14.29%和12.45%,超额完成预定减排任务。二是充分发挥环境保护优化经济发展的作用。三是持续推进重点流域区域污染防控。四是切实加大农村环境保护力度。五是着力解决关系民生的突出环境问题。六是全社会环境意识明显提升。

  就我们的环保工作来讲,发达国家一两百年出现的问题,在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多年的快速发展中集中出现了,呈现出结构性、叠加性、压缩性、复合性的特点。中国环境保护状况可以用四句话来概括,局部有所好转,总体尚未遏制,形势依然严峻,压力继续增大。

  第二点,我想讲一讲关于美丽中国的问题。党的十八大报告有很多亮点,其中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建设美丽中国,是一个亮点。我作为环境保护工作者,对此感到非常振奋。我理解,努力建设美丽中国,这是我们党新时期执政理念的提升,它是随着生态文明理论的诞生应运而生的一个新观念。它的核心是按照生态文明的要求,通过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来达到经济繁荣、生态良好、人民幸福这样一种目标。这样的目标,成为我们积极探索中国环保新道路的一个路标。我们深感责任艰巨、使命光荣。

  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将按照生态文明的要求,努力做建设美丽中国的引领者和实践者。

  中国青年报记者:周生贤部长,您刚才说到了美丽中国这个概念,我们想知道,在您看来,我们现在离美丽中国最大的差距是什么?环境保护部下一步会不会出台一些更严厉的措施来保护我们的美丽中国?

  周生贤:关于建设和实现美丽中国的问题,上面我已经作了简单介绍。它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到方方面面,我只能从环境保护的角度给大家介绍一些情况。

  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单篇论述生态文明,首次把美丽中国作为未来生态文明建设的宏伟目标,把生态文明建设摆在总体布局的高度来论述,表明我们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体布局认识的深化,把生态文明建设摆在五位一体的高度来论述,也彰显出中华民族对子孙、对世界负责的精神。

  美丽中国要通过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这样一个重大举措来实现,涉及到方方面面的目标。我的理解,有一个核心问题,就是要正确处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要尽快改变目前我们现实生活中存在的重经济增长、轻环境保护,环境保护滞后于经济增长,以及单纯依靠行政手段保护环境的倾向。要真正使环境保护融入经济发展之中,成为应有之义。离开经济发展讲环保,那是缘木求鱼;离开环保谈发展经济,那是竭泽而渔。

  美丽中国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目标、内容和要求。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推进美丽中国建设,要把握3个问题。第一,从战略的层面,按照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搞好顶层设计。第二,从再生产的全过程,就是生产、流通、分配、消费全过程来进行谋划。第三,从环境的角度,通过制定环境经济政策和环境质量标准努力推动。

  人民日报、人民网记者:我有一个问题想问周部长。我们知道“十一五”污染减排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十二五”特意把污染减排的指标增加到了4项,可是我看到今年上半年的数据,氮氧化物、氨氮减排形势非常不乐观。而且我注意到在前一阶段发布的上半年相关环境质量公报里面,有些城市、地区的二氧化硫排放还有大幅的反弹,我想请问周部长,怎么看待这个困难?怎么应对这个困难?还有一个问题,我看到周部长最近经常提到关于环保新道路的问题,我们想了解环保新道路新在哪里?环保新道路对切实改善环境质量有哪些推动?

  周生贤:你刚才的提问,实际上涉及到两个问题,一个是节能减排问题,另一个是探索中国环保新道路问题。这两个问题对环保工作来说都十分重要,也非常关键。我先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

  “十一五”期间,我们超额完成了减排任务,污染物的浓度也都下降了。应该说,围绕这些污染因子减排,相应的环境质量有所好转,大家都有目共睹。

  “十二五”在原来控制两项主要污染物的基础上变成了控制四项,增加了氨氮和氮氧化物。去年,氮氧化物不降反升,今年人代会期间,代表们也提出了这个问题。会议结束后,我们采取了许多措施,主要涉及4个方面:第一,认真总结了“十一五”节能减排的经验和教训,进一步加强了结构减排。第二,大力推进工程减排,新上了一些减排工程,通过大工程来取得新的突破。第三,严格管理减排,落实责任考核。第四,进一步完善环境经济政策,把价值规律、市场机制引入了节能减排。具体说,脱硝电价起到了重要作用,凡是脱硝的电,每度电加8厘钱。采取这些措施以后,今年上半年,四项污染物都开始下降,其中,化学需氧量下降2.11%,二氧化硫下降2.72%,氨氮下降1.98%,氮氧化物下降0.24%。实践证明,正确的经济政策就是正确的环境政策。环境上出了问题,就要从经济政策方面找原因。所以,今后,我们将更多地运用市场的机制和规律,来解决节能减排的问题。

  关于第二个问题,探索中国环保新道路是通往美丽中国的一个路标,这个问题是我们在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的活动中形成的一个共识。它的提法就是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的中国环保新道路。

  解决中国的环境问题难度很大,如果照搬发达国家走过的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一个是我们走不起,再一个走了也不起作用。必须在思路上创新,这个创新集中在3个方面:一是源头控制,二是综合治理,三是预防为主。它的指导思想是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具体内涵是代价小、效益好、排放低、可持续;根本要求是大力推进环境保护历史性转变,实现环境与经济的协调融合;基本目标是建立健全六大体系。这是中国环保新道路的核心内容,这也是对于经济工作的具体要求。

  大公报、大公网记者:我有这样的问题想请问周部长,近年来由环境问题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不断增多,近期宁波PX事件以及四川什邡、江苏启东都发生了由环境问题引起的群体性事件。您刚才说十八大报告中提到了美丽中国,请您结合建设美丽中国谈谈如何防止和解决由环境问题引发的群体性事件?

  周生贤:我喜欢看大公报,也订了一份大公报。在十八大期间接受的第一个记者采访就是大公报的记者。关于美丽中国问题,大公报的另外一个记者在国家机关团开放的时候已经采访了我,我已经讲了相关的观点,就不占大家的时间了。

  近几年来,发生了一些如你所说的什邡问题、启东问题、PX问题,这个问题怎么看?我认为,从它的必然性来看,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会出现一些环境问题,这是规律。当前,中国经济社会事业已经大为发展,在环境方面正处在敏感时期。

  中国社会如此之大,想找一两个典型说明某种问题,那很容易。我们要做客观分析,从必然性和偶然性上来分析。你刚才说的这个问题,大体上有以下几种情况:一是未批先建,二是在环境影响评价方面有待进一步改进,三是也有所在地政府的执政能力问题,四是有关重大项目社会风险评估的法律不健全、机制不健全。

  我们要从4个方面来采取措施:第一,加强依法环评,严格按照法律法规行事。中国是法治国家,在环境影响评价方面也是有法可依的。第二,大力推进信息公开,把环境影响评价所涉及的信息,包括各级政府所做的承诺,全部公开,接受群众监督。第三,进一步加大群众参与力度,在让更多的人都知道上下功夫。第四,建立健全社会风险评价机制,从源头上预防突发事件。党中央和国务院已经有了明确规定,凡是重大建设项目,都要进行社会风险评估。今后,环保部门将积极主动配合有关牵头部门,全力以赴,在做好自己工作的同时,做好社会风险评估。我相信,这些工作落实了,突发性群体性事件这种情况会相对减少一些。

  台湾工商时报记者:我想请教周部长,您刚刚针对大陆的环保发展讲得非常精辟,您提到会有4种可能的情况,以及大陆政府今后要采取的一些措施。在这个问题上,其实像去年“毒苹果”的事件发生以来,台资的一些大厂,像在苏州工业园区有一个叫可成的苹果供应链的大厂,他们因为民众举报有关环保问题而停工。像这样的台资大厂一旦停工,可能不止是没有办法复工的问题,而是所有的产业链可能会断线。我想针对刚刚提到的4方面的措施,您可不可以帮这个台资的苹果供应链企业指出他们问题的核心,帮他们想想办法,他们现在应该怎样应对大陆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不断严格的环境标准和公众日益迫切的环境诉求?

  周生贤:我非常高兴,也愿意回答你的问题。台湾地区在经济发展过程当中有先进的环境理念、成熟的环境技术,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台湾主管环保的沈先生也多次邀请我去访问,我也愿意去看看、去学习,可是至今还没有成行。

  从台湾出来的企业,应该懂得怎么遵守有关环保的规定。我们将把有关情况搞清楚,如果你是违法的,那么就得依法来解决;如果是其他方面的问题,属于什么问题,就相应地采取什么方法来解决。但是我要明确告诉大家的是,在环保方面,中国对待台资和国外企业,都一视同仁。

  新华社、新华网记者:生态文明在党代会的报告中首次浓墨重彩地体现,请问周部长,您认为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点将它写入党代会的报告,有何意义?

  周生贤:党的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提升到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五位一体的战略高度,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的组成部分作出部署。环境保护是生态文明建设的主阵地和根本措施。全国环保工作者要以党的十八大精神为统领,勇当生态文明建设的引领者和实践者。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一要继续抓好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全力完成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化学需氧量、氨氮总量削减任务;二要进一步发挥环境保护优化经济发展的作用,严格执行环境影响评价制度,推动发展方式的绿色转型;三要优先解决损害群众健康的突出环境问题,大力推进PM2.5等大气污染防治,加强重金属污染防治,强化环境执法监管;四要着力推进重点流域污染综合防治,加大农村环境保护力度,让重要生态系统休养生息;五要抓好生态文明制度建设,建立体现生态文明建设要求的目标体系和考核办法,深化生态示范创建活动。

  我们国家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发展不足,保护不住,这些问题的产生主要是由于资源环境瓶颈制约。党的十七大首次提出了生态文明,这意味着在发展过程当中,出现新情况、新问题,现有的老办法不能有效解决,就必须要用新办法才行,新办法就是通过生态文明建设来解决目前存在的这些不足。通过五六年的实践与研究,我认为,此时将生态文明写进党代会的报告,时机是成熟的。生态文明是与建设美丽中国相关的,生态文明建设的理论和实践必然会创造出一个美丽的中国。谢谢大家。